Sports Talk with Wei Hu|人生無設限!「跨領域學習」是如何做到的?

-生物醫學工程跨足運動科學 Wei Hu的雙博士學位之路-


  真實世界出現的問題錯綜複雜,也已經無法用單一面向解決。透過跨領域的學習不僅促進溝通、合作的效率,不同領域的加入也能激發無限的創意與潛能,一來,滿足我們開發不同興趣的需求,創造多元人生;二來,在多個領域的專業融會貫通之下,實踐1+1>2的精神,形成獨特思維、成為無可取代的專才。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這位跨領域專家,是目前在澳洲就讀 Ph.D. of Biomedical Engineering, RMIT University,(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 生物醫學工程) Ph.D. of Sport Science, University of Vienna, Austria (澳洲維也納大學 運動科學)雙博士學位的Wei Hu 胡哲瑋,可以說是橫跨了生物、醫學、工程、運動以及科學這五大領域。


  每個學科間都是密不可分的,即使術業有專攻,人人進到不同領域學習,「Many parts but one body」嘗試將各個項目結合才能發揮更大的價值,是Wei 當時選擇跨領域學習的原因。


  高中時期身材瘦小的Wei是籃球隊的一份子,因為想要在球場上追求突破性的表現彌補先天的不足而開始著手進行肌力訓練。過程中發現自己對於每個動作背後的原理、如何觸發肌群,又如何針對籃球這項運動規劃合適的菜單等問題都在他的腦海中一一浮現。自此也埋下以運動科學系為第一志願的種子,但這一路走來顛簸崎嶇。


2004年高中籃球隊的訓練,讓Wei產生對肌力訓練強大的興趣。照片提供/Wei Hu


    

曾是渾渾噩噩的青少年 Wei Hu的兩大人生轉捩點


  人算不如天算,高中學測成績出爐後,Wei的英文成績未達標準,失去了成為運科系學生資格,只好聽從父母的建議,讀了感覺發展性很強,實際上卻對它一無所知的生物醫學工程學系。回想大學生活,Wei 笑稱這四年是求學黑暗期,無所適從,被當、二一、三修是家常便飯,唯一能支撐他度過低潮日子的只有籃球與健身。


替代役服役期間找到新方向 酒駕被捕重新定位人生

  

儘管大學順利畢業,但Wei覺得這樣的成績搬不上檯面,對下一步該怎麼走也毫無打算,就先去當兵了。因為先天扁平足,Wei 被分發到衛生署服替代役,與他同樣職位的同袍畢業於醫學系,當時正在準備留學考試。工作期間,時常聽著對方分享著對未來的理想、目標與憧憬,受到他的影響與鼓勵之下, Wei 決定要再自己一次機會,於是向父母提出了出國留學的想法。


考量到經濟負擔及時間因素, Wei 選擇了一年制的倫敦大學瑪麗王后學院( 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也決定往自己較熟悉的生物醫學工程繼續攻讀 (Master of Biomedical Engineering。


  一年後學成歸國,卻在返台後第二天發生酒駕車禍被捕,把父親的車撞近全毀,也必須負擔幾十萬的賠款與罰款。突如其來的轉變, Wei 不得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打斷了原先再讀博士的計畫,要先想辦法把負債付清。「這次犯下的重大錯誤是此生最羞愧的記憶,我還能活著是如此的幸運。」 Wei 說到。事發後,父母親也沒有任何責備。讓Wei感受到父母無條件的愛,並開始重新思考人生的價值,重新定位人生,找回屬於自己生命中的意義。


整裝重新出發 找回最初心之所向

  在迷惘時有同袍相助使人生邁進一大步,卻也為一時的錯誤付出代價,這一來一往的震撼教育,使 Wei 對日後能順利申請博到士班格外的珍惜、努力與重視。

 

Wei(右)2018年參加RMIT大學校內論文演講比賽獲得工學院第二名。照片提供/Wei Hu


重啟申請博士班後,Wei 找了許多美國以運動科學聞名的學校,想要真正地踏進自己熱愛的領域,但卻因為種種原因吃了閉門羹。最後,藉由當時在倫敦讀碩士班的教授介紹輾轉來到澳洲,再繼續鑽研生物醫學工程。Wei在醫工博班時做了「3D列印的新型扁平足鞋墊開發」,利用工程技術促進醫療進步,也因新開發出的鞋墊須接受人體運動分析與生物力學測試,在指導教授的鼓勵下,申請了跨領域雙博士學程(Cotutelle PhD program另一個雙博士學程是Joint PhD program),最終順利在維也納大學運動科學系完成了「扁平足鞋墊的足部運動分析」。




不自傲也不自卑 跨領域的三個挑戰


  運用醫學工程技術開發出產品,再透過科學的方法知識原理應用到運動表現上。

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從生物醫學工程與自己熱愛的運動科學結合,走在博士雙學位的路上 Wei 可是嚐盡了苦頭,而對他來說有三個挑戰最另他感到挫折:


一、 不同領域有截然不同的觀點,單一研究無法同時滿足兩方

「已經習慣用工程的角度解釋問題,再把問題帶到運動科學領域一定會被提出眾多質疑。」這是Wei 在撰寫論文時遭遇的最大瓶頸。以扁平足鞋墊研究為例,運動科學的教授認為研究方法太過於機械式,應該人性化一點才符合運動的性質。這篇論文也從2017年投到了2020年才被刊出,Wei也表示中間來來回回修改的次數絕對不少於百次。


二、雖然跨領域但也為無法真正「跨進」而感到自卑

承接上一點,當研究的議題為滿足各領域的標準而不斷調整,但始終在轉移到另一個領域時出現醫學不夠醫學、工程不夠工程、運動不夠運動的困境。人的智慧無限但時間、精力有限,雙倍的知識就要花雙倍的時間,同時也承受了雙倍的壓力。當成為一個跨領域的研究者很難與單一領域的專家旗鼓相當。Wei 也坦言,對運動科學相對不專精,所以在跟該學科的佼佼者研討時,自卑感會無形增加。


不過,即使無法學到所有的精髓,但透過跨領域的磨練讓自己擁有不一樣的思考模式,當下次再遇到不同專業的問題時,相信解決的方法會更加多元,效率也會提升許多;當曾經有過不同學科的磨練,融會貫通之下會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不僅僅只是專家,更成了一位專才。


三、人生課題

  「人生就是一連串跨領域的旅程。」五年的博士班可以用短短的故事帶過,但你一定很難想像身處當時的 Wei 也曾經憂鬱,甚至對人生感到絕望。現在能以看似平靜的心情輕描淡寫這一切,走出陷入谷底的低潮,靠著是 Wei 對未來的盼望。先前犯的錯、曾經的迷失、遭遇的挫折、陷入的困境,每一次的難題 Wei 都有不同的人生體悟。而博士教會他一件最重要的事「不自傲也不自卑」,每一件事情都是人生中的義務與責任。


2021 博士求學中數次想要放棄,透過教會朋友們的支持與陪伴堅持了下去,圖為Wei三十四歲生日。照片提供/Wei Hu


  現在Wei Hu 的跨領域旅途仍在前進中,去年與好友共同創辦了「做自己的健身教練」線上教育課程,希望達成『學界跨業界』的目標才能夠真的把研究所學奉獻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其實 Wei 來說,做任何事的初衷從來都不是以幫助他人為本,但看到他人因為自己真正受益,加上相同志趣的人都共同投入,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真正在幫助他人。


2021年Wei創辦的健身線上課程有來自不同國家的學員加入。照片提供/Wei Hu


210 次查看0 則留言